破事是个特别爱扎堆的东西,越糟心,就越糟心。
总有个阶段,你觉得比苹果里吃出虫子更烦的,再不是苹果里吃出半条虫子,而是所有的事。
可以责怪命运,或推给别人,但你都知道是借口。
格局不够的时候,杂事烂事,就全都来了。
哪有什么谁比谁优越,不过是经历、环境的不同。
真正的高级,并非见过多少风景,多少人,而是理解社会后,那种包容、理解、谦虚的心态。
试着了解别人的世界,容你难容的人,你会发现,每个人都有纠结,都有隐藏的不安,而有些人的温柔,是需要细品的。
即使是一知半解,宽容后默默离开,你也将清楚:
有些合不来,不必与之为敌。
作家独木舟曾说:“生是见识,不是活着。”
人只要活在世上,琐事就少不了,只能看见琐事的人,却注定要吃亏。
北大退学的杜青云,去年又考上了清华,引起不小的争议。
小镇青年终于出头,本应该珍惜机会,而他却混日子、染网瘾、草草退学,总让人有点不解。
他本人再提起,只说是见识有局限。
开学前他看新生群就不适应,在家乡一直被捧成学霸,他看不得同学们的互夸,想拆人家台,又觉得自己无聊。
生活水平不如人,社团待得不顺畅,成绩评价体系不熟悉,样样难过。
慢慢他又开始挂科、打游戏,陷入了怪圈。
重复的游戏操作,每次都是一个手感,明明枯燥无比,他也自责,却只能不断麻痹自己。
压垮一个人的,往往都是小事,没见过大千世界,更没感受过别人的忽视,随便一根稻草,就想成了秤砣。
当你见识广了,烂事就看不见了。
往外走走,好事总比坏事多。
同样是北大,同样农村出身,保安张俊成也曾被人瞧不起,差点想辞职。
但他主动向前跨了一步,从守门的保安,成了真正的北大毕业生,又去教书育人,一路他只觉得幸运。
其实他遇见的烦事绝不少,站岗没法看书,只留三小时睡觉。
吃饭马马虎虎,体重降了 15 斤。
学习磕磕绊绊,全靠自己摸索,还总被同事打趣。
就连帮他拿到听课证的女老师,见他第一句话也是:“我听了你读了几天英语,以为你说的是德语。”
但见得多了,烦事不放心上,好运心存感激,状态必然不一样。
眼里装着崭新的世界,至于什么人什么反应,什么事该什么样,再坏也逃不出个 “正常”。
哪怕事情照旧,也没什么可烦。
好的坏的都见见,苦的乐的都经过,杂事琐事,就不再叫事。
都说未来无法预知,我们只能做好当下。
但不为明天做准备,或许永远不会有未来。
看得太过短浅,越往后走,困难就越多。
小沈阳年初参加《我就是演员》,全体导师灭了灯。
他却无比诚恳地说:“我太明白自己的水平了。”
2009 年春晚结束,他一夜之间爆火,接影视剧、接广告,整年在 70 座城市,演出一百多场。
那时他没想以后的路,越走越飘,疯狂接戏,有钱就赚。
可忙得四脚朝天,他再没时间精心构思创意、反复验证笑点,对粉丝也愈发冷淡,很快就跌落神坛。
弄得跨界不成,小品也没演好,去哪都是碰壁。
不是所有困难都必须经历,很多是一招不慎,才乱了全盘。
活在当下没错,可没人走路只盯着脚尖,往前看两步,知道怎么走,没那么多坑,沿路都是风景。
科学家颜宁在实验室最初不顺,别人发了顶级期刊,她还在原地打转,好在她清楚自己要什么。
将近一年时间,她沉下心来,跟课题死磕,找论文、做实验,有时早上醒来,手里还攥着没读完的报告。
导师终于夸她 “会做实验了”。
无数次失败后,她终于熬出头,带着平均年龄不到 30 岁的团队破解了生物学难题,一时间国际生物物理奖、“中国科学之星”,赞誉无数。
有学生问她:“老师,《欢乐颂》里的安迪在金融界的地位一定没你在学术界高,工作也没有你累,但看她赚那么多钱,你心里会不平衡吗?”
颜宁只是淡淡地反问:“那你觉得安迪比我幸福吗?”
再多吹捧,她不当真,背后议论,她也不在乎,因为用心搞科研,就是她一辈子的理想。
辛苦纵然无法避免,但踏踏实实做事,总好过突如其来的淘汰。
看见前方的路,跟着自己的步调,所有的困难,都只是待解的题,扰乱不了生活。
明确自己的心,挡路的难事不会太多。
最没见过世面的人什么样?
看见别人点 8 分熟的牛排,跳着脚指摘人家不会吃;在地铁挤了碰了被踩了脚,能暴躁一整天;苹果被当成潮流追捧的时候,为个手机卖掉了肾……
烦恼是多是少,命运说了不算,你自己说的才算。
那些的格局宽广的人,不是没碰到过唧唧歪歪的破事,只是他们不把破事当回事。
宽容多了,讨厌的人就少了;见识多了,苦闷就散了;看得远了,困难就撤了。
再多的难事,也怕你有格局。